關於部落格
  • 206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沒事

音響達人小時候跟 LP 的初次接觸都是很偉大的, 會玩 LP 聰穎慧根小時候就看得出來, 就像蔣公小時候在河邊看魚游泳一樣. 大羅雖然長大後不玩 LP, 但小時候與 LP 的接觸也是很偉大的. 除了看著人放鬧台音樂外, 其餘就只是拿著報廢 LP 當血滴子玩. 結論是 : 要小心, 拿來當飛盤, 還真的會傷人.

手放在鍵盤上, 自己就動了起來.  由著它遊蛇亂竄, 再來要寫些什麼好 ?

1784 年莫札特寫了封信給他老爸 :

"請原諒我久未寫信給您. 我實在沒有時間. 因為這個月開始, 每周三要在托拉特納家中大廳舉行三場預約音樂會, 目前己有約一百人報名........... 因此, 我必須竭盡全力演奏新曲......."

此至 1786 年, 莫札特寫了十二首鋼琴協奏曲, 顯見其當時活躍的程度.

上面這段, 是上次看到工具書上在介紹莫札特鋼協第十四號 k 449 的一段文字.

再往後看兩年, 介紹鋼協第26 號 k537 的一段文字又寫道 :

"莫札特生涯中最後五年, 在鋼琴協奏曲方面產量驟減. 這可能是因為可以發表新曲的預約音樂會, 已經無法再順利舉辦恐怕才是主要原因. 換言之, 最輝煌的時期一過, 維也納的聽眾便疏離莫札特, 連計畫中的預約音樂會也召募不到會員, 導致莫札特的經濟開始陷入惡化一途."

神探柯南, 你可嗅出點什麼味道 ?

心得 : 

受雇於貴族, 寫曲子以謀得職位這種事, 在巴哈時如金科玉律, 到海頓時還奉行終身, 在莫札特時已有鬆動, 到了貝多芬則差不多革命成功了.

疑問 :

莫札特那麼有名, 預約音樂會還不時有首演的新曲以吸引會員, 怎麼只維持了兩年的風光 ?

線索 :

前兩天看音樂文摘第十一期, 有篇很有趣的文章, 譯自日本音樂現代雜誌 1977 年二月號, 多少解答了上面的問題.

破案 :

當時的音樂之都, 主流音樂是歌劇. 在王公貴族擁有的戲院裡, 女高音, 閹唱者這些歌手才是主角. 至於樂團, 那是藏在下面樂隊池裡伴奏用的. 至於整場沒有歌手的交響曲或協奏曲之夜, 別傻了, 在當時沒這回事. 莫札特那些預約音樂會算是創風氣之先了.

咦, 冰雪聰明的你, 會問 : 那, 那些交響曲,  好比說獻給某某大公啦, 受某人所託而作啦, 等等這些在出完一次性的首演任務之後, 平日還能有什麼演出機會 ?

大家準備接受殘酷的事實吧.

情節大約是這樣的 :

1. 晚上六點半, 戲院裡還空盪盪的, 在觀眾陸續抵達進場前, 樂團開始演奏交響曲暖場.

2. 第一樂章演畢, 指揮探出頭來, 嗯, 還七成滿而已, 再來一個樂章吧.

3. 第二樂章演畢, 嗯, 人差不多了. 大公和他家大小姨子也在包廂裡了, 歌手也準備上台了. 我們開始奏歌劇序曲吧, 讓大家知道快上演了.

4. 中場休息時間, 為了避免場子冷下來, 小提琴手快上台去拉一曲,我們樂團來伴奏, 嗯, 就來段莫札特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吧, 熱鬧些.

5. 散場了, 別讓大家鬧烘烘的, 我們再來繼續剛剛的交響曲第三樂章送客.

6. 咦, 人還沒走光, 別停, 把第四樂章給拉完.

就差不多是這樣子.

這就是我們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要沐浴更衣正襟危坐來聆聽的交響曲和協奏曲在那個被創作年代的原始模樣. 一口氣講完, 殘酷吧.

大羅一向不喜歡把古典音樂供在神桌上拜. 那篇文章甚合大羅脾胃. 反主流, 超八卦, 讀來令人擊節再三. 只是不知道這樣大膽的言論, 現在拿出來講會不會被一堆基本教義派打死.

古典音樂是貼近心靈的音樂. 一貼近心靈, 崇高低俗這類字眼便再也無任何符號意義. 用這些字眼來製造一些門檻的動作更令人作嘔.

寫到這裡, 大羅想到小時候, 坐在玩具三輪車上, 在一間空盪盪的戲院裡, 聽到那首 "路邊一棵......榕樹下". 華燈初上, 空間裡還瀰漫著午場檳榔渣和香煙殘留下的味道.

嘿, 這些可愛的鬧台音樂.

時間 3:15. 很好, 回頭睡覺去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