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06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Quiet Riot

高中時聽的音樂不外乎流行, 搖滾, 舞曲. 當時流行的舞曲是喔喔喔的泰山, Japanese boy 之類的, 流行樂不外乎就是瑪當娜. 當時聽音樂的大本營在學校的僑生宿舍. 那可是法外租界, 墮落天堂,世外桃源, 隨你怎麼說. 反正翹課的, 翹家的, 抽煙的, 翻圍牆的, 打麻將的, 打架前要談判的, 通通在那裡解決.我們回來談音樂. 我要講的是, 當時跟僑生同學借了些 LP 回家聽. 每次只要家人都不在, 關起所有門窗, LP 就給它大大聲的喬下去, 客廳滿滿的四聲道從天而降, 好不刺激. 

有兩張當時在聽的唱片, 一直到現在仍然印象深刻. 上面左邊那一張, 在台灣是找不到了. 那首絕世情歌 my oh my, 是流行搖滾情歌的經典之作. 關於 Slade 這個團體, 大羅沒研究, 也沒想去找些資料來寫寫, 反正就是好聽.

上面右邊那張, 看到那安東尼霍普金斯的面罩, 你就知道這一定是張重金屬.  沒錯. 比較特別的是, 這張重金屬當年曾有兩首主打歌打上流行排行榜前十名. 分別是 Metal Health, 以及翻唱自 Slade 早年的名曲 Cum on feel the noise. 這在當時搖滾樂已經沒落, 而所謂重金屬不外乎一片嘈雜聲, 還尋不出方向的當時, 這張專輯所創下的佳績是很令搖滾迷興奮的.

這張專輯裡頭, 最好聽的, 是偷偷藏在後面那首慢板歌曲 Thunder Bird. 這首歌是寫來紀念該團離奇飛機失事的前吉他手 Randy Rhodes.  歌曲淒美簡潔有力, 很感人.  關於搖滾樂, 能把吵鬧不必要的音符都過濾掉, 留下少少的音符, 又能撼人耳目, 那才是搖滾的至高境界. 或許, 這樣的看法已經退流行了. 這些框框雖是六七零年代的事, 大羅還是很懷念那個搖滾的美好時代.

以此, 能在八零年代聽到這樣的 Quiet Riot, 無疑是令人興奮的. Fly on, Thunder Bird fly, 多美啊, 紀念失事的吉他手, 多淒美啊, 聽了就令人一掬傷心淚. 關於那件飛機失事, 事實上是這樣的 : 無辜的 Randy 坐在後座, 而開飛機的可能是剛跟老婆吵過架,在天空中一時氣不過, 看到老婆遠遠站在那裡, 就這樣直直給它撞下企............

離奇吧, 八卦吧, Randy 到了閻羅王面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傳奇揭開了, 一點也不美. 我們聽音樂就好.

關於 Randy Rhoads, CD不挺多. 懷念他, 最好的一張專輯是和 Ozzy Osbourne 合作的這張現場. 雖然我不喜歡 Ozzy 的聲音, 但吉他真的是不錯.聽這首 Mr. Crowley.

大羅特愛好聽的重金屬抒情歌曲, 那鼓, 那吉他, 聲聲打在心坎上.

關於那棟房子, 爸媽現在還在住. 關於那個四聲道, 不記得哪次裝潢丟進了垃圾車. 關於那些 LP, 早已變成了 CD 架上的收藏. 關於那些音樂, 已烙記在腦海裡忘不了, 而關於那些朋友, 一個也不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