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06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擦身而過

那些日子, 有些瑣碎片段, 在當時不確定自己正經歷些什麼. 而現在, 這些記憶像淘氣的精靈, 總會在不預期的時候, 跑出來請安.

事件一 :

在 pub 的廁所裡, 尿得正舒服, 發現旁邊來了個披著長髮的男子. 大羅心想, pub 果非善人久處之地. 還是別........., 嗯, 尿完了轉身還是不小心瞄了一眼.........靠, 薛岳.

事件二 :

Everytime you go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Paul Young 當年這首歌, 只要在 pub 聽 band, 這首是必點的. 外交合唱團, AtoZ 合唱團, 唱得多好聽啊. 奇怪, 怎麼今天來了個怪團, 盡唱些不討好的重金屬, 又吵又不悅耳. 每首唱完聽眾掌聲稀稀落落. 要說是學校音樂社團出來打工也就算了, 至少還有美眉可欣賞. 這幾個中年男子顯然不像剛出社會的, 主唱又矮又醜, 還禿頭, 全身穿著皮衣顯然學 Judas Priest. 一把年紀還混成這樣實在值得同情. 人家外交合唱團, 一小時 session 唱完熄燈收拾時, 總有兩三個美眉跑去搭訕, 一副愛慕得要命的樣子. 這個怪團一小時唱完, 聽眾們一桌桌拱豬的拱豬, 聊天的聊天, 根本沒人理會. 大羅從小就心地好. 看他們收拾樂器時, 一副稀微樣, 便走過去搭搭訕. 重金屬是好音樂啦, 加油啦, 我覺你們唱得很好啦, 反正就是這些話.

過一陣子, 大羅就在電視上看到他了. 一眼就認出來, 絕對不會錯. 沒辦法, 主唱外觀實在令人難忘. 看著他在電視上唱著歌, 大羅瞪大了眼睛, 一杯水拿著, 一分鐘就不了口. 長得這樣也會紅, 實在想不透.

當時, 他在電視上唱著 : "我很醜, 可是我很溫柔........."

事件三 :

在 pub 聽音樂, 雖然聽 band 才是壓軸重點. 前面的吉他自彈自唱, 要是碰到歌喉好的, 吉他彈得好的, 聽來也很享受. 其中, 有一組是兩位女生的二重唱, 唱得十分好. 大羅當時就預測她們在那間 pub 唱不久了, 因為一定會紅.

果然, 不久就出了唱片, 還紅了好一陣子. 大羅果然神算.

可惜, 命運弄人, 其中一位後來車禍死了. 大羅猜中了前頭, 卻沒猜中後頭.

有點感傷.

我們趕快把氣氛弄回來. 睡前不宜太沈溺於感傷的過去, 宜保持愉悅的心情, 培養睡眠的情緒. 挑張雨生來聽吧, 這也是我們同時代的人物, 還是校友哩........按, 誰把我的張雨生借走了, 怎麼找不到.

講到張雨生, 同在指南山下念書時, 常在校園裡擦身而過. 看他穿著拖鞋在水果攤買水果, 在自助餐吃飯, 大羅心裡總是想著, 要尊重人家的隱私權, 以致於一直拉不下臉去討個簽名, 比去找女生搭訕還害羞. 那幾年, 張雨生和大羅的幾次交手, 都在球場上.

人矮就別選籃球組. 都五個火鍋了, 你還出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